:::

重要 秘書處 - 教育萬花筒 | 2017-03-01 | 人氣:1927

【屏教產年金改革專刊】

老師們! 您要什麼樣的年金改革!

    年金改革紛紛擾擾數個月,應該不會有人否認未來立法院必定會三讀通過年金改革方案,而過去數個月全教總與各地方工會確實面臨許多老師的責難,指責為什麼全教總會站在改革的那一方,指責全教總沒有保障老師的權益,指責全教總的方案是「自宮」,我想請問老師們,你有深入了解全教總的方案嗎?還是你聽到的是其他競爭工會告訴你的全教總方案。


    有許多人對民進黨提出年金改革深惡痛絕,但也許各位忘記了102年國民黨提出來的改革爛案,只要是執政者都想改革,所以請不要陷入藍綠意識形態的迷思中。而身為被改革者我們要用什麼策略去面對改革,「反改革」的團體,不敢舉著「反改革」的大旗,卻喊出「支持改革、反對亂改」,面對政府提出來的方案,只有一個意見就是「反對」,因為面對自己「反改革」的核心價值,而且批判全教總身為被改革者不應該提出方案,所以沒有任何對應方案的主張,當「街頭戰」被自己玩死了,反過來要進行「政治遊說」時,請問「反對」如何遊說?
當政府方案是唯一的方案時,就是通過政府的方案。
 

    面對政府提出的方案,許多人回頭深入了解全教總的方案後,才驚覺全教總的方案才是務實的解決年金改革的最佳方案!全教總的方案是101年9月22日經會員代表大會通過,歷經數次大會再討論,至今仍維持原決議,比102年馬版年改方案與目前小英版方案更早提出,可能有人會質疑,為什麼身為受雇者必須提出改革方案使自己成為被改革者? 


    從李登輝執政時期,民國85年退休制度由舊制改新制,到扁政府95年所得替代率合理化改革,再來的102年馬版年金改革方案並刪除年終慰助金,歷經政黨輪替,政府只有一種思維,不是要徹底改革退休制度,而是為了「省錢」而提出改革,想辦法逃避雇主應負的責任而改革單獨由受雇者承擔。


    一個負責任的執政黨必須提出合理的改革方案,當我們無法期待政府時,一個負責任的教師組織必須提出改革方案與政府方案競合,以使得退休制度完善,退撫基金能永續經營。


    全教總方案只有兩個原則:「補繳」:核心的基礎就是不能讓政府逃避身為雇主的責任;「另立新基金」:避免新基金再去承擔原退撫基金的債務,而使得新基金能夠永續經營,未來不再面臨下一次改革。

 

    年金改革有急迫性,愈晚改革退撫基金的缺口會更大,105年的收支逆差是185億,未來逆差幅度會更大,也許有人會認為基金破產「政府應負最後支付責任」,我們無法預期破產年代是誰執政,從過去政府執政的脈絡,我們很難期待會有一個願意負最後支付責任的政府,所以愈晚改革,未來的現職人員會遭遇到更大的資金缺口,被改革的幅度只會更大;若真的有一個政府願意負責所有的責任,政府不是營利機構,債務必須轉嫁給全民,未來將由整個國家的年輕世代來承擔,而那些年輕人正是我們的下一代。


 
  所以為什麼身為受雇者必須提出改革方案使自己成為被改革者?是因為認清政府的態度與意識到我們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。


    一位組織前輩說:「個人的清白不重要,組織的委屈也不重要;年輕人與國家的未來才重要!」全教總與各地方教師工會在這波年金改革中,確實有委屈,全教總為了年輕世代而努力,卻有年輕世代老師誤聽謠言誤解全教總而選擇退出,也許這是全教總選擇世代正義必須承受的宿命,組織委屈不重要,重要的是年輕人與國家的未來,希望更多的老師了解全教總,全教總也需要更多老師的支持,請主動加入全教總與全教總所屬地方教師工會,全教總多一份力量就是讓自己多一份力量。

 

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,對於發言內容,由發表者自負責任。
發表者
樹狀展開
:::

本會Line@

加入好友

台灣即時空氣質量指數(AQI)

Pingtung的即時空氣品質
2021年10月20日 12時14分
80
空氣質量可接受,但某些污染物可能對極少數異常敏感人群健康有較弱影響
極少數異常敏感人群應減少戶外活動